位置: 民盟衢州 >> 知情明政 >> 中心工作 >> 正文   关于举行庆祝建国60周年盟员画家采风活动的通知  [2009-09-18 15:24:04]      关于积极参加第九届“衢州十大杰出青年”评选活动的通...  [2009-09-17 10:51:38]      关于举办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征文活动的通知  [2009-07-27 00:15:44]  
发表日期:2004-5-9   出处:民盟衢州市委    

衢州市实施“万名农民素质培训”工程纪实
                      

“烧出好饭菜”是核心课程,“如何接电话”是课堂练习内容,“家庭心理和职业道德”是必修课,英语很难学,但也有人选修――这是在培训保姆。
  车间是教室,车床是课桌,一块粗糙的钢板就是作业本,而“笔”就是那把尖尖的锉刀――这是在训练技工。
  在浙江西部的衢州市,几乎每个乡镇,都办有这样以家政服务、缝纫、纺织、打井、装潢、厨师、建筑、机电等专业技能培训为重点的“农民培训班”。如今,这个市已形成30多个初具品牌效应的“保姆乡”“厨师村”“缝纫村”“技工村” ……
  世世代代躬耕于此,并呕心沥血地培育了“天子胡柚”“常山猕猴桃”“开化龙顶茶”等全国知名农产品的衢州农民,怎么也没有想到,如今他们在政府的深谋远虑中自身成了含金量很高的“名牌”。
  市委书记“推销”保姆
  去年9月,衢州市委书记蔡奇做了一件轰动全国的事情:他带着20名农村姑嫂,来到省会杭州,大张旗鼓推销“衢州保姆”。这些保姆,经过衢州市妇联与劳动部门共同组织的上岗培训并考试合格,受过有针对性的职业技能训练,掌握简单的法律常识,能说几句简单的英语,有的还身揣汽车驾照。这让杭州市民大开眼界。当天,不仅带来的20名保姆被抢聘一空,而且,还收到260多份订单。
  目前,杭州城里雇请全日制保姆的一般价格是管吃饭外加500元月薪。衢州保姆因事先经过培训,月薪600元至1000元。
  尔后,蔡奇又把“衢州保姆”推销到了上海。
  尽管“衢州保姆”一炮打响,但是许多人认为,一个市委书记,跑到省城和大上海推销保姆“有失身份”。有人甚至认为,这是作秀。对此,蔡奇说:“我没有失身份的感觉,也没有作秀的想法,因为在我心目中,推销保姆绝不是小事。”他有个“三段论”:“全面推进小康社会建设,重点在农村,难点在农业,焦点在农民”;而三农之困,困就困在于大量农民滞留农村;“培训农民、提高农民、转移农民”自然就是解开死结的关键。
  衢州毗邻皖、赣,是浙江的农业大市,工业化和城市化水平相对滞后。农民就业不充分,在118万农村劳动力中,滞留在农村的就有66万人。2002年,衢州市农民人均收入为3595元,比全省平均水平低1345元,农民来自非农产业的收入仅占64%,低于全省16个百分点。
  早些年衢州为摘掉后进帽子,先后打过诸如“招商战役”“水果战役”“优高农业发展战役”等经济发展战役,取得不少成绩,但是始终让人感觉没有点中要穴 。
  蔡奇说,从就农业论农业、就农村抓农村到培训农民、提高农民、转移农民,我们对解决“三农”问题的认识越来越深刻了,最终抓住了生产力中最关键的要素――人。
  基于这种理念,2003年,衢州市委、市政府作出了实施“万名农民素质工程”的重大决策。具体目标是从2003年开始,每年培训农民5万人到2007年,全市培训农民达到25万人,使全市大多数农户都有一名主要劳动力通过培训,近50%的适龄农民受到知识技能培训 。
  据统计,去年,衢州全市共组织培训农民11.7万人,新增有组织劳务输出5.54万人,累计劳务输出37.3万人,占农村劳动力总数的31.6%。去年全市农民人均纯收入达3980元,比上年增加385元,增长10.71%,在385元的增量中,来自农民务工增收的占了64.8%。全国知名的“三农”问题专家、浙江省农办副主任顾益康看了衢州农民培训点后,欣喜评价:“这是新时期的‘农民讲习所'。”
  市场经济出订单 人民政府管“买单” 
  政府倡导农民培训,资金从何来?让农民出?显然不现实。对此,衢州市委、市政府规定:凡是第一次参加培训的农民,一律由政府“买单”。市财政从去年起 ,连续三年每年安排50万元,以奖代补,专项用于市级机关开展劳务输出培训。各县(市、区)按照人均150元的标准,通过“几个一点”的办法,多渠道筹集培训经费。去年,全市各级共投入培训经费1174万元。
  衢州财政很困难,对农民培训则很慷慨,衢州有自己的理论。正如一位干部所说:“在城乡统筹的发展理念下,公共财富应开始向‘三农'倾斜,农民培训既然已认定为关键战略,政府买单理所当然,而且这是‘四两拨千斤'。”
  按照以往的经验,政府直接买单的事情,往往“出力不讨好”。常山县委副书记徐常青说,“以前政府也有很多培训,但由于运作机制问题,结果往往是走形式而见不到效果。原因就在于不了解市场需求。”
  衢州市政府买单,没有把对农民的培训弄成“计划经济”,而是从一开始就引进了市场机制。在常山县记者了解到,约50家培训点中,只有一家是政府设立的培训基地,其余都是社会力量创办。一张神奇的“劳务培训券”解决培训资金的流通问题。
  培训券由劳动人事局劳务输出办公室印制,并加盖劳务办印章。券面记载受训人姓名、性别、年龄、家庭住址、培训内容等。 常山县2003年从县级财政投入50万元经费,乡镇根据本地培训名额,按1:1配套,对应地拿出50万元经费,这100万元全部划入县劳务办专户,统一发放管理。农民根据自己的需求拿着培训券到各培训班参加培训,培训结束后,有关部门在成绩合格者的培训券上加盖成绩审核章。培训点创办人拿着盖有审核章的培训券,到县财政兑现。
  衢州市农办主任童建中说:“通过培训券,就可以清楚地统计培训的投入,而且钱直接用到农民身上,没有了以前的中间截留,并且通过审核可以检查培训效果,而且培训的都是适销对路的有用人才。”
  龙游县去年引进著名服装企业杭州兽王集团后,看到这家企业有良好的培训资源,县政府就把资金和组织起来的农民交由兽王集团培训。“以需定培,以培定人”,仅三个月时间就培训了1500多名服装缝纫工,其中900多名被录用。据统计,去年衢州全市共组织了到市外400多家企业的4万多个就业岗位的上岗前培训,在110个乡镇举办了300多期订单培训班,经培训合格输出劳动力4.44万人。
                   一桩各方“多赢”的大好事
  常山县一位姓刘的农民说:“我以前打工一个月收入四五百块,后来,参加了镇里的电脑培训,现在在杭州打工,一个月有1000多块了。”
  衢州农民培训,显著提高了农民输出的效率,增加了农民工的附加值。在浙江,正为“技工荒”犯愁的企业,纷纷把眼光投向衢州。杭州市一个家政服务公司的经理看到衢州实施“万名农民素质工程”的报道后,主动给市委书记发电子邮件,希望当年从衢州招收500名家政服务员,并表示今后每年都从衢州招一批。龙游县在去年非典过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义乌服装厂、金华原风乳业等7家企业就订走了800名经过培训的农民工。
  然而,衢州人惊喜地发现,农民培训的附加效益远不止于此。衢江区灰坪乡去年全乡有1460名经过培训的农民外出务工,务工收入达650万元,占农民人均收入的一半以上。其中有22户农户举家外迁,留下535亩山林转包给了14户农民经营。资源占有量翻倍的这14户农民,去年收入自然也翻了倍。农民培训加快了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外流,衢州农村劳动力结构正向“三三制”迈进,即1/3外出打工,1/3在本地从事二、三产业,1/3在家发展效益农业。伴随着这种结构的变化,农村、农民、农业以及城市和企业均从不同角度获益匪浅。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