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民盟衢州 >> 知情明政 >> 重要时政 >> 正文   关于举行庆祝建国60周年盟员画家采风活动的通知  [2009-09-18 15:24:04]      关于积极参加第九届“衢州十大杰出青年”评选活动的通...  [2009-09-17 10:51:38]      关于举办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征文活动的通知  [2009-07-27 00:15:44]  
发表日期:2003-8-12   出处:民盟衢州市委    

关于城市群、城市圈、城市带发展的研究报告之六
                    

挖掘城市带潜力 让小城市真正特起来

——关于城市群、城市圈、城市带发展的研究报告之六前沿县区

■ 比较符合我国国情的城市化道路就是按城市群、城市圈、城市带三个级次分级推进,当经济和城市化发展到一定阶段和水平后,城市化建设需要进入新的阶段,相应地,城市群的国际功能、城市圈的中心辐射带动功能和城市带的产业化支柱效应都会有所调适,并更多地转到突出和强化城市功能上来。

■ 城市化的目标在于使一个城市发现、创造和维持其持久的竞争优势,而城市竞争优势的创造与持续在本质上源于城市价值的实现程度,即在城市实力、城市能力、城市活力、城市潜力及城市魅力上所表现出的差异。

■ 城市带是支撑城市圈进而推动城市群发展的最基础的城市化形态,是中国整个城市化的最直接的一种形式。与城市群的大和城市圈的强相比,城市带的特征主要体现为“特”。

以乡镇企业为基础整合城镇功能构筑城市带

乡镇企业在中国的发展,曾经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中国城镇化水平的提升,直到今天,在现有的全国百强县中,大都还深深地打着当年依靠乡镇企业实现城镇化的烙印。但是,由于乡镇企业固有的弱点和先天的不足,随着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化,乡镇企业本身作为一个历史阶段的产物,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变革与选择,这种变革和选择的最重要内容,除了在产权体系上必须实现一个跨越式的变革之外,还有一个重点,就是能否在中国新一轮城市化进程中构筑以地区专业化为基础的特色产业链条,进而依托城市带,在具有相对比较优势的城市体系中实现整个产业在区域内的配置和整合。

所谓城市带,即在乡镇企业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以特色化的产业链条为纽带联结区域内若干中心城镇所形成的中小型城镇体系。城市带问题或说城市产业带问题的提出,是着眼于中国城市化的不同级次所展开的研究中最基础的一个城市化问题。城市带是支撑城市圈进而推动城市群发展的最基础的城市化形态,是中国整个城市化的最直接的一种形式。与城市群的大和城市圈的强相比,城市带的特征主要体现为特。即特色化的产业体系决定的特色化的城镇形态。而这种城镇形态一经形成和完善,就可以从区域分工和区际贸易中创造收益,加快产业成长从而推动地区城市化水平的提升,增强综合竞争力,这就是发挥比较优势的福利效应。

如前所述,中国城市化目前最突出的一个问题就是大城市不大、中城市不强。而大城市不大、中城市不强的原因之一,就在于小城市不特。由于没有特色化专业化中心城镇的支撑,大城市的城市功能得不到完全的释放,连接国际、对接世界市场的金融、信息乃至整个城市体系无法取得最大效应。相应的,中型城市缺乏带动区域内相关城市的杠杆和依托,无法实现产业集聚优势和全要素资源配置的最大效应,造成城市资源的消耗和浪费。因此,以特色化产业为基础形成特色化城市带已成为我国城市化进程中一个最基本的环节,不在这个环节夯实基础,中国的城市化建设就没有坚实的根基,就很可能陷于空中楼阁的尴尬。

在这方面,国内外学者的研究证实,由于中国渐进式改革的不平衡性,使得一部分市场化程度比较高的城市会利用尚未改革所制造出来的机会寻租,由此造成改革以来各地的产业结构趋于雷同化,因而推论各地区没有能够充分发挥各自的比较优势,进而形成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这是造成目前中国城市化在低水平层面上不断重复的根源。由此,目前学术界认识到,地区比较优势的发挥和专业化趋势的加强,是中国城市化发展的基础,中国经济竞争力的增强也在于通过进一步发挥各地区的比较优势而实现完全意义上的城市化。

进一步借鉴国际经济特别是城市化发展的经验表明,城市化是现代化的发动机,但在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城市化又有着不同的内涵。初期阶段的城市化与工业化相伴,与农业剩余劳动力向工业转移相适应,在目前我国大中城市还不可能消化足够数量的农村转移人口的情况下,比较符合国情的城市化道路就是按城市群、城市圈、城市带三个级次分级推进,当经济和城市化发展到一定阶段和水平后,城市化建设需要进入新的阶段,相应地,城市群的国际功能、城市圈的中心辐射带动功能和城市带的产业化支柱效应都会有所调适,并更多地转到突出和强化城市功能上来。

中国城市带已处于成形阶段

中国的国情决定了发展小城市和小城镇,并依托中心城镇形成具有自身特色的城市带,使不同规模的城市和城镇之间相互补充、依存、协调和共进,是我们城市化进程中必不可少的一个阶段。目前,在中国东南部的一些省份,依托原有乡镇企业的基础,一批具有独特产业优势的特色化城市带已经处于快速发展态势。

城市带的发展在苏南等乡镇企业较为发达的地区成为一种城市化的主要形态快速发展。以昆山市为例,用当地人的话来讲,昆山“具有都市色彩的田园风光,又具有田园风光的都市框架”。昆山城就是市中心,五个小城镇变成副中心,其它小城镇形成一个个专业园区,为产业的发展提供了一个平台,人流、财流、物流迅速在这里集聚。从最初的纺织、服装、加工等劳动密集型产业,到今天IT、精密仪器、精密化工等科技含量高的产业,一个个特色显明的产业园区脱颖而出,迅速崛起。昆山特色化的城市风格就是以城市带为依托,以周边特色化的产业中心镇为支撑,在此基础上进行城市功能的选择和培育,进而实现城市的特色化发展。此外,江阴、常熟、张家港等城市,也都十分注重与周围城镇的联动发展,以打造城市带为契机,延伸产业链,加速生产要素流动,以使整个区域更具成本、信息优势。

在浙江城市带的发展迹象也很明显,嘉兴、金华等城市初步确立了“网络城市”的发展模式,以高速公路和计算机信息网等现代交通、通信为纽带,连接各县(市),形成多中心、多节点发展的城市化方向,实际上也就是一种小规模的城市集群的发展方式,或者说是一种城市带的发展模式。嘉兴市处于沪、苏、杭等边三角形中心,辖2区3市2县。2001年,嘉兴市所辖五县(市)全部进入全国综合实力百强县前50名。除了主动接受来自长三角城市群的辐射带动以外,嘉兴各县(区、市)提出的发展城市带,构筑大产业发展的新平台,以专业化原则确定城市发展目标的城市发展思路无疑是其实现城市快速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培育大产业,关键是扩大总量、提升质量、突出特色。在嘉兴,以海宁皮革、平湖服装、桐乡羊毛衫、秀洲丝织、嘉善木业等带(块)状经济为特色的嘉兴工业出现了新一轮提升潮。经济强势、产业集聚带动了人口集聚,加速了城市形态和城市功能的完备,推动了快速迈进的城市化脚步,托起了大嘉兴网络型、组合式的城市新形象,整个区域的发展呈现一种齐头并进的态势。

需要说明的是,城市带的演进与城市群、城市圈的形成并不抵触和排斥,相反,它们还呈相互促进、相互融合的态势,在经济发展极为活跃的“珠三角”城市群中城市带的发展也极为明显。如顺德,以前走的是城乡一体化道路。但在这个基础上形成的经济格局过于分散,产业发展极不协调。马路经济、诸侯经济、分散经济,十分不利于顺德提出的打造国际家电名城目标的实现。顺德的整合首先从集约工业园区开始。工业园区的整合立足于将那些相邻的分散、小型、不配套的工业园区集约成大型工业园,以形成以顺德为中心的带状产业链。顺德提出,新一轮的工业园整合,要注意以群体集聚发展的原则指导招商,利用产业自发聚集的特性创造条件,因势利导,引导和扶持优势产业的连片植入,并适时扶持设立统一的研发、检测等公共平台,促进产业专区的萌芽、发展和壮大,促进各工业园区特色经济的成型。以产业协作为突破口,打造产业链,形成区域经济带,或者说产业带、城市带,形成具有自身特色的产业优势和核心竞争力,从而带动周边县区经济发展,提升整个城市带的城市化水平。

城市带发展不同于小城镇化和城镇城市化

我们强调,城市带的构建是中国城市化的三个级次之一,是以乡镇企业为基础形成的小城镇基础上的城市化的新概念。但这个概念不同于我们过去说的所谓“离土不离乡”的小城镇化和城镇城市化,它是以产业功能整合为基础,以产业链条形成为特点实现区域内相关城镇在城市功能上的一个实质性飞跃。应该看到,城镇只是一个地域概念,而城镇化也只是强调农业人口进入城镇。但是,单凭城镇人口比重衡量城市化水平是不完整的,是对城市化的曲解,是行政等级管理体制在城市化中的滥用,必将制约中国城市化的进程。我们认为,真正的城镇城市化,就应形成以特色产业为基础的若干城镇在产业链条上的整合,进而实现城市功能和构筑新型的城市体系,包括产业规模、服务体系、要素条件和市场功能。

以城市带的思路发展城镇的城市化,关键在于解决过去星罗棋布的小城镇产生的不可持续发展的致命问题,进而实现以工业化为基础的城市化,通过产业的联结和凝聚力量,克服小城镇规模不经济的问题,在合理配置城市资源的同时解决城市供给不平衡的问题,进而发展成为以产业化、工业化为依托的现代化新型小城市体,在此基础上,通过合理规划和建设,形成城市带的发展格局,通过产业内部的深度整合,在整个市场体系里承接来自城市群、城市圈的辐射和带动,进而使城市带成为人力、资本等要素资源配置的中心,成为综合产业极,成为区域的商贸中心、服务中心、取得城市化的最大效益。

城市群、城市圈、城市带协调发展的城市体系

应该看到,随着地区经济的发展,城市体系的空间组织形式也将发生质的变化,城市间的联系,将由分散状态向聚集状态发展,一些地区将出现生产力布局和人口向有条件的大城市集中,向自然条件优越、经济发达地区聚集。这一聚集必然导致一些城市群的出现。这样的城市群体是一个高密度、关联紧密的城市空间,实质上就是走向区域一体化,谋求城市群和区域经济的协调和共同发展。同时,在固有的行政关系的基础上,以强势产业、强势园区的联动为纽带更紧密地实现城市联结的城市圈,也将是增强城市竞争力的一条重要思路。城市圈是城市群的战略支持,是承接城市群核心城市辐射力和影响力,并向城市群末梢传递信息,产生带动效应的枢纽。而从分工效益、规模效益以及获得比较成本优势出发,按以专业化原则确定城市发展目标,以城市带发展加强区域内的分工协作,则应是中小城市采取的城市发展战略。中小城市应着眼于依托城市群,服务城市圈,特别是在城市功能上,要利用城市群和城市圈的辐射带动效应,避免重复建设和贪大求全。换句话说,大中小不同规模的城市有着不同的地位和作用,在城市化进程中应当协调发展,而不是互相排斥,也不是孤立地强调某个方面。大城市直接承接国际化全球化的影响,对中小城市产生辐射带动;中、小城市的发展可为大城市缓解过度膨胀的矛盾,减少城市病的压力。逐步形成大中小城市彼此促进、协调发展的完善的城市体系,这是我国城市化发展的理想布局。

城市群、城市圈和城市带在实现城市价值中的不同特征

综合前述所有关于城市群、城市圈、城市带问题的表述,除了说明我们所认为的,中国的城市化是分为这样三个级次的观点,因而不同级次上的城市应在城市化战略的制定、城市化目标的确立等工作中加以认真考察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目的,就是通过对城市群、城市圈、城市带的分析,找出各级次城市化所应实现的城市价值最大化。北京国际城市发展研究院认为,城市化的目标在于使一个城市发现、创造和维持其持久的竞争优势,而城市竞争优势的创造与持续在本质上源于城市价值的实现程度,即在城市实力、城市能力、城市活力、城市潜力及城市魅力上所表现出的差异。

但是,在经济全球化和区域一体化的背景下,无论是城市群、城市圈还是城市带,都在接受来自全球市场和全要素配置下资源的迅速整合,它们本身的发展是不存在级次的,也就是说,这三个级次的发展不是时间顺序上的概念,而是空间区域发展趋势或战略的描述,因此,如何在时间和空间上取得相应最大化价值,就是我们关注的重点。如图所示,城市群的价值重点在于以一个核心城市为龙头、联结若干个中心城市形成完全跨区域大城市联合体,其城市化战略目标是“大”,即联结国际市场,辐射国内城市,着眼于城市功能的放大效应。相应地,其城市价值指向应是打造城市实力系统,即通过经济规模、产业结构、城市功能、社会进步及可持续发展几项指标实现城市化最大效应。而城市圈的价值重点则在于以一个中心城市为主体,联结区域内若干城市实现强势整合,相比较城市群的跨区域联合而言,它一般是以行政区划为中心、发挥行政区划在产业集聚和要素配置方面的优势,进而做“强”城市。相应地,其城市价值指向是构筑城市能力系统,即通过经济集聚能力、经济扩张能力、流通能力和经济增长能力等实现城市化效应。对于城市带而言,它除了以特色化产业链为纽带联结若干中心镇而形成特色化的带状城市体系这一基本特征外,它的关键在于跳出原有小城镇的思路而立足于以产业化、工业化为基础的城市功能的整合,因此,城市带的价值指向就是形成城市的活力系统,即企业活跃度、资本市场成熟度、市场开放度以及创新环境和城市治理新结构。另外需要注意的,无论是城市群、城市圈还是城市带,都还有两个共同作用的价值系统,即城市潜力系统和城市魅力系统,它们共同作用于所有级次的城市化中,只是不同的城市在制定城市化战略时对它的重视和把握程度不同,因而会有不同层面的效应。

总之,怎样将城市的各种资源要素有机地整合起来,使它们在城市群、城市圈、城市带三个不同级次上形成因地制宜的相互关联、协调发展的整体,并按照这种层级结构逐级提升,进而推动城市化实现价值最大化、城市形态由低级向高级演化,乃至城市综合竞争力的显著提升,这就是我们整个城市化思想体系要试图解决的问题的根本所在。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