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民盟衢州 >> 盟员风采 >> 专家学者 >> 正文   关于举行庆祝建国60周年盟员画家采风活动的通知  [2009-09-18 15:24:04]      关于积极参加第九届“衢州十大杰出青年”评选活动的通...  [2009-09-17 10:51:38]      关于举办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征文活动的通知  [2009-07-27 00:15:44]  
发表日期:2007-8-26   出处:中国民主同盟网站    

徐秉言:激情演绎雕刻人生

    王 勤

    宽敞的客厅,回响着滕格尔那意境深远、带给人强烈震撼的《天堂》,徐秉言正凝神静听。歌声中那从内心深处发出的那种气贯长虹的气势,仿佛将人带进了广袤的大草原。他说,艺术是相通的。雕刻也一样,首先要达到那种境界,才能操刀镌刻。眼前的徐秉言,虽然已年过花甲,但全然没有这个年龄的迟缓,体内充满了奔突的爆发力和与生俱来的艺术激情,正是他这种激情,把自己造就成了卓有成就的雕刻家。

    徐秉言自小就有一种不服输的豪情。父亲徐素白是上世纪著名的留青竹刻家,他从小耳濡目染,10岁就开始练习书画,练就了过硬的雕刻基本功。高中毕业后,直接被一家工艺雕刻厂聘为技术员,整整9年,从技术员到产品设计师,从车工到产品模子的设计雕凿,他干得样样出色。手上磨出了厚厚一层茧,雕出的小工艺品件件都成了精品,以至于放在橱窗里的样品每次都被人偷偷拿去收藏了。最后他的技术纯熟到能够边讲话边雕刻,而作品照样精美。有一次,他参加省工艺美术比赛,他特意到山上取回松树叶子做比照,终于将一颗5米高的塑料五针松"种"得惟妙惟肖,作品获得了全国轻工产品展特等奖。后来,这棵树被卖得了13万元。1977年,无锡轻工业大学美术理论的学习,使他如虎添翼。十年磨一"刀",他终于开始了竹木雕刻的创作生涯。

    "宁可一世无名,不可一刀无神", 激情在他胸中荡漾。早年立下的誓言,使他梦想成真。徐秉言不仅将鸟语花香、草木风雪罗罗列列于胸中,体验山水之情意,得到"境界已熟,心手已应,方始纵横中度,左右适源"的佳境。他将雕刻技法和中国画融为一体,将感情倾注于刀尖,传山水之神,传心中之气。他在咫尺竹面和红木上,将中国画的笔墨韵味挥洒得淋漓尽致,气韵生动。他说,中国画最重要的是笔墨线条的锤炼,而在竹子或红木上表现尤其困难。长期以来,他不仅揣研古人的笔法韵致,气度氤氲,更注重通过超以象外式的艺术运思将其诗化。他的山、他的水、以至于每一朵花、每一棵树,都是生动线条的表达,也刻出了山水花鸟的奇妙变幻之意境。

    起源于唐代的留青竹刻在竹刻的浅刻、浮雕等技法中是最见功力的一种,它以红色竹肌为底,利用竹子表面0.1~0.2毫米厚的一层竹青来再现书画作品丰富的层次感和笔情墨意。徐秉言超越了古人,不仅继承了传统的写实刻法,而且首次在留青竹刻中运用写意的手法,使竹刻作品更有书画的神韵。创新是艺术家的生命。而灵感也来自于不断的艺术探索中。在长期的摸索实践过程中,徐秉言发现,竹刻中最能体现书画笔墨韵味的是阴刻,如果用阴刻的方法应用到红木上,能够使其色彩反差更大,更有视觉效果,更能逼真地表现千姿百态的大自然。结合浅刻艺术,徐秉言独创了"红木浅刻"表现书画的艺术门类,这在现代工艺美术领域中,他是第一人。

    他自画自刻的《秋之歌》是他写意留青中花鸟类的代表作之一。一片硕大的芭蕉叶从上端披挂而下,占了整个画片的一半,整个芭蕉全是泼墨的大写意,它的上半部分有若干竹叶点缀左右,虚实相间,实处多留青,虚处透出淡淡浅浅的肌红之底蕴,更富朦胧意境。右下方有一峭立的山石和几撮小草亦是大写意,不过它极富层次感,连山石的纹路走向都历历在目。最妙的是屹立于石之巅引吭高歌的鸟儿,鸟儿却是写意中的工笔,不仅鸟儿栩栩如生,连那羽毛都刻得细致入微,根根可数。日本著名作家池上正治来常拜望徐秉言时高兴地说:"亲眼看到了竹子上的艺术世界,精美到了极点,令人难忘。"

    1994年起,在他身上就爆发出一种收不住的创作热情,红木浅刻"江月何年初照人"等10件作品刊登在香港的《中国文物世界》;同年,徐氏故里--常州鸣凰被命名为"竹刻之乡"。2003年10月,他被国际竹藤组织和中国竹产业协会组织的专家评审团授予"中国竹工艺大师"称号。从一幅幅精美绝伦的留青竹刻和红木浅刻作品,从一气呵成的兰叶、从立于石巅引吭高歌的鸟儿,我们仿佛看到徐秉言几十年如一日,苦心孤诣,挑灯夜战;改进刀具,锤炼线条;凝神构思,反复酝酿,精益求精。有一次,他为了将孔雀表现得更灵动,呆在动物园里整整三天,仔细观察孔雀的神态、了解它的习性,终于将孔雀竹刻表现得婀娜多姿,美丽至极……

    他最喜欢的一桢红木浅刻是他自画自刻的《大白菜》--两颗纯净洁白、形态逼真的大白菜,倾注了雕刻家热爱家乡的纯朴情怀。他说,真正的艺术应能使人的灵魂荡涤和净化。他希望自己的作品能把人从世俗的酣睡中唤醒,建立一个清纯的社会氛围。他也努力身体力行。他无偿为李公朴故居雕刻李公朴画像;为吴稚辉纪念馆刻红木对联;为公园雕刻对联和匾额。2000年,中国佛教协会邀请他为《中华佛教2000年》的雕刻金丝楠木封面,他欣然应允……

    他说,太平盛世,正是传统工艺美术事业发展的好时机。下一步他将自筹资金,在家乡武进鸣凰创办常州竹刻研究中心,为国家培养更多的竹木雕刻人才。

    他对雕刻事业始终激情满怀!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