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民盟衢州 >> 盟员风采 >> 专家学者 >> 正文   关于举行庆祝建国60周年盟员画家采风活动的通知  [2009-09-18 15:24:04]      关于积极参加第九届“衢州十大杰出青年”评选活动的通...  [2009-09-17 10:51:38]      关于举办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征文活动的通知  [2009-07-27 00:15:44]  
发表日期:2007-8-25   出处:中国民主同盟网站    

人生如歌——记满族作曲家雷蕾

  当“悠悠岁月,欲说当年好困惑……”、“少年壮志不言愁……”的歌声在神州传遍的时候,雷蕾的名字也渐渐被人们所熟悉。尽管她从没有像歌星那样手捧一束鲜花,站在缤纷的舞台上向观众点头致意、向成千上万的歌迷们说声:“谢谢”以换来大家的掌声,但是,随着《渴望》的悠悠旋律,听着《编辑部的故事》、《便衣警察》的录音磁带……雷蕾感到欣慰。

  一、

  7岁时,雷蕾在父亲作曲的电影《达吉和她的父亲》一片中出演小达吉,给观众留下了最初的印象。她的爱好极为广泛:芭蕾、体操、游泳、滑冰,至今痴心不改。她曾是长春市少年体校花样滑冰的学员,也曾是通化矿务局文工团的“台柱子”。她曾演过芭蕾舞剧《白毛女》选场中的喜儿和京剧《杜鹃山》选场中的党代表……尽管父亲执意要陪她在钢琴旁打坐一个时辰,但她却认为“多来咪”与她无缘。事实上,她“对音乐旋律远不及对形体艺术的领悟性强”。如果不是命运的阴差阳错,人们或许会在璀璨的舞台上看到她的倩影,或许会在体育的领奖台上看到她的英姿和风彩。

  是“文革”的浩劫改变了雷蕾的生活道路。  正在她处于少女浪漫的梦幻中时,她从人们羡慕的“白雪公主”,一夜之间而成为“狗崽子”。大作曲家雷振邦的“弦”断了。尽管,他能作出证明自己无罪的“正义之歌”,但这一切在人妖难分的年代,无非是对牛弹琴。

  1968年,雷蕾的父母被发配到吉林东丰县“劳动改造”。雷蕾也同时被分配到九台县的集体户去插队落户,那年雷蕾16岁。4年黄土地的生活,她比别的知青付出的更多的是勤劳。她被列为“可以教育好的子女”。阶级斗争需要她干更苦、更累的活来洗刷和磨练自己的“烙印”。许多同学陆续调去工厂做工人,而活儿干得最多的雷蕾则没有这个缘分。当时,她已显露才华,也确有几家文工团打过她的主意,但至关重要的“政审”使得她最终还是住在那间空旷的集体户里。

  1971年,为排演“样板戏”而苦觅人才的通化矿务局文工团,网开一面地吸收了她。从此,雷蕾在矿山中与文艺结缘6年,如鱼得水。

  二、

  一夜春风,仿佛吹活了无数的心灵。阴霾扫尽,天宇重开,看着高等学府重新打开的大门,她欣喜若狂又望而生畏。因为她只有初一的学历,难以在10年积累的考生大军中占得优势。于是,她避实就虚,一双明亮清澈的大眼睛,盯住父亲的钢琴和父亲桌子上那些密密麻麻的“音符”。

  那些“音符”活起来了,同时拨响了雷蕾的心弦。她头一扬,下定决心,向艺术院校发起冲击。

  拼搏,还是拼搏!一番苦学后,她居然考上了沈阳音乐学院作曲系。是命运的注定?还是祸兮福之所依?在音乐的门外转了一圈后,这位作曲家的女儿,还是走进了音乐的圣殿。

  然而,雷蕾并没有天命论的观点。她比别人更加明白:音乐家的后代,不一定就是音乐家,即便天才的莫扎特、贝多芬,一生也离不开“流血流汗”这几个字。进入大学的雷蕾日夜不停地翱游音乐的海洋,4年的苦学后,她迈步走进了长春电影制片厂。

  不久,因雷蕾独立创作竹笛协奏曲《月光下的探戈》而荣获吉林省器乐作品比赛一等奖,又在电视剧《五个半月厂长》、《情血恩仇》的谱曲中显露才华。1986年,曾在长影工作过的北京电视艺术中心女导演林汝为北上请雷家父妇,为她执导的电视连续剧《四世同堂》作曲。雷老先生任总指导,雷蕾与温中甲共同谱写全剧音乐,并由雷蕾执笔创作主题歌。几许彻夜冥想,几番心血铸就,这才有了一曲苍凉悲壮的《重整河山待后生》在九州大地震撼。激起听众心中层层涟漪。

  在雷氏父女俩之间并不存在“技术转让”。因为他们有一条座右铭是:老老实实做人,清清白白做事。雷振邦有傲岸的风骨,雷蕾也有清高的品格。

  当《重整河山待后生》正令人击节赞叹时,完全出自于雷蕾手中的《少年壮志不言愁》又震撼人心。  的确没有想到这位秀雅、恬淡、具有东方古典风度的女性,一反自己的风格,创造出了令男子汉们百听不厌的、具有阳刚之美的作品。无数的“便衣警察”心花怒放,刘欢因此而声誉崛起。这首歌曲被评为新时期十年金曲奖第一名并获改革十年优秀作曲奖。雷蕾的芳名也被写进了《1988年风云人物鉴》。

  三、

  正如一支最美丽的歌曲,有它的高亢,也有它的低缓一样。雷蕾创造了一种阳刚美之后,便开始了阴柔美的创造。

  哼着《少年壮志不言愁》的北京电视剧制作中心导演鲁晓威,在长春又叩开了雷蕾的门,把她拉进了《渴望》的剧组。几个月的日夜熬战,《渴望》中那一首首缠绵悱恻、柔情万般的歌曲,便飞进了千家万户。

  霜欺雪压的花蕾绽放后更馨香,更艳丽,更生机勃勃,更群芳吐艳。她先后创作了3部器乐作品、两部话剧音乐、18部电影音乐和上千部(集)电视剧音乐,出版了4种个人音像专辑。她付出了辛苦的劳动,创造了歌坛上一个又一个的辉煌。雷蕾告诉我:“有人讲,你们作曲的每天生活在缠绵悱恻、柔情万般的旋律中,定是轻松而浪漫的。其实不然。我自己就从来没有因此而有过一刻的轻松。理解剧本、理解编剧、理解剧中人物的坎坷生活和心理语言,有了这一切,创作才有基础,我自己的生活经历使我对社会有了了解,但这还不够。要想形成自己的风格,写出我们民族雅俗共赏的曲子,我要做的还很多很多。”是的,雷蕾用她的勤奋与才华,谱写了优美动人的旋律,歌颂新时代,歌颂新生活,为人民带来了欢乐。

  生活中的雷蕾是一个典型的“四二一”家庭:雷振邦和老伴已在北京定居4年了(雷振邦老人已于1999辞世),公公是1937年赤脚上延安的老革命,婆婆是人民文学出版社退休的编辑,丈夫李南冈(笔名“易茗”)才华横溢,搞过剧本,写过小说,有时夫妻合作,一人作词一人谱曲,那首《好人一生平安》便是他们夫妻合作的结晶,真是举案齐眉。

  四、

  雷蕾对中国的民族民间音乐非常尊重。她的父亲雷振邦在五六十年代曾经改编、整理和创作了大量的少数民族音乐、歌曲,如《刘三姐》(壮族)、《五朵金花》(白族)、《冰山上的来客》(塔吉克族)、《芦笙恋歌》(拉祜族)、《景颇姑娘》(景颇族)、《达吉和她的父亲》(彝族)、《鸿雁》和《金玉姬》(朝鲜族)等,雷蕾认为,这些作品中含有各民族音乐艺术中的精华,应该在新时期大放异彩。她为这些歌曲重新编辑、配器并组织人演唱,出版了盒式录音带及激光唱盘。不仅如此,在长影工作期间,雷蕾还用景颇族的音乐素材,创作了表现景颇族文化风俗的器乐作品。这是一首竹笛协奏曲,一经问世即受到好评。不久,雷蕾又创作了以满、蒙音乐素材为主的电视剧音乐《依尔哈格格》。雷蕾创作的歌曲《傣家女》刚刚脱稿,又满怀激情地投入到一部新的根据民族民间传说而改编的系列电视剧的音乐创作之中。雷蕾决心继承她父亲的创作传统,在少数民族音乐创作中不断做出新贡献。

  雷蕾的不少作品先后30多次在国内获得大奖。如:广电部第十一届“飞天优秀音乐奖”、公安部首届“金盾奖”、“最佳作曲奖”、“新时期十年金曲奖”(名列榜首)、“中国首届影视歌曲大奖”(名列榜首)、“建国四十周年‘令人难忘的歌’优秀奖”、“改革开放十年优秀歌曲奖”一等奖、第二届“当代青年所喜爱的歌”一等奖……

  作为优秀剧组的主创人员之一,雷蕾曾获广电部颁发的特别奖荣誉证书,并两次获得北京市委、市政府颁发的荣誉证书。

  五、

  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雷蕾有很多社会活动,她说:“一个作曲(在这里她有意识不用那个‘家’字)如果能成为人民的知音,我感到这是最高的奖赏。这是由于通过自己的作品使人民了解了我,信任了我,是人民委托我去参与国家大事。我是继父亲之后的这个家庭的又一个政协委员。作为一个作曲能够成为人民的知音,有什么能比这奖赏更高呢?”

  她为超越自己、超越别人,形成自己的创作风格而辛勤地追求着。她的作品,既有女性如怨如诉的细腻,又有男性大刀阔斧的雄浑。像多年的陈酿,美而醇又耐人寻味,如同一把神奇的无形的钥匙,打开人们记忆的大门。

  雷蕾为人谦慎,她曾多次婉言拒绝了新闻采访报道和录像拍片的宣传。“我做出的太少,这仅仅的一点点正是我心灵的奉献。我不愿每天疲于知名度的提高,我喜欢脚踏实地地做事,那怕是一点事也好,千万别成为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人。”她如是说。

  在最近一年多的时间里,雷蕾先后为长篇电视剧《神厨》、《鲁迅与许广平》、《澳门的故事》、《一级恐惧》、《月落长江》、《风尘岁月》、《静静的叶尔羌河》创作了歌曲、音乐。日前,她由于连续两个月担任中央电视台“步步高”青年歌手大奖赛评委,手头的两部电视剧音乐都要在九月份前赶写出来。她下午还要录音,我匆匆结束了采访,望着她室中那副唐代文学家韩愈:“笑之则以为喜,誉之则以为忧”的自警条幅,我想:她人生的道路还漫长,她仍需努力、谦慎、拼搏。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